工程建設領域腐敗問題易發 媒體:治理須出狠招
                        發布時間:2019-12-31 01:47
                        北京天創偉業投資公司原副經理倪殿山在工程建設中,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他人好處費;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左旗巴彥浩特鎮伊和呼都格嘎查黨支部書記趙林章,履行監管責任不到位,致使施工單位只報工程增量、瞞報工程減量,虛假套取國家財政資金;河南省漯河市源匯區空冢郭鎮馬店村村委會主任寧松濤侵吞工程附屬物補償款2000元……
                         
                        2月18日,中央紀委監察部通報的125起侵害群眾利益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中,出現多起黨員干部違規干預工程建設問題。如何從根本上遏制工程建設領域腐敗問題易發多發勢頭,成為值得關注的熱點。
                         
                         
                        1 “工程上馬,干部下馬”案件頻發
                         
                        江西省紀委查處的十八大以來省管干部涉嫌貪腐案件有32人,其中30人都有違規插手工程問題;2015年上半年,云南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共查處涉及工程建設領域案件164件,給予黨紀政紀處分169人,其中縣處級18人,鄉科級59人。
                         
                        一個工程項目從審批、規劃、招投標到施工、質量監理、驗收評估等,環節至少10多個,涉及部門眾多,腐敗問題無孔不入。“工程建設涉及主體多元、環節繁多、成本伸縮性強,不法商人為拿到項目往往不惜成本‘圍獵’官員,一些官員也禁不住利益誘惑。這也是導致此類案件高發多發的一個原因。”浙江省嘉興市南湖區紀委相關負責人表示。
                         
                        湖南省交通運輸廳原黨組書記、副廳長陳明憲就是其中的典型。作為橋梁專家,陳明憲曾被認為是令湖南路橋公司“起死回生”的功臣。但坐穩交通運輸廳領導的交椅后,陳明憲的價值觀、權力觀逐漸發生變化。他從操縱工程招投標入手,“發明創造”出了“串標”、“圍標”和“清標”三步工作法,想方設法從工程的“唐僧肉”中分得一杯羹。
                         
                        廣東省清遠市連南縣水利局原局長羅世綱,在發包縣有關水利工程和招標采購、支付工程款項等工作中,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賄賂共121.7萬元。貴州省六盤水市水城縣交通運輸局原副局長吳學龍長期在交通系統任職,找他承包工程的老板絡繹不絕,為省麻煩,當有人找他辦事時,他直接發去銀行卡號,對方辦事前先往他卡上打錢。
                         
                        從上述腐敗案例不難看出,違規干預工程建設的涉案人員級別不高,涉案金額卻不小,產生的影響極為惡劣。在監督缺位的情況下,失去“陽光”的地方就會變成腐敗滋生的溫床,失去監督的權力就會在膨脹的私欲中脫離運行的軌道。作為管理者,如果目光只盯著利益,以各種手段牟取私利,就免不了會出現“工程上馬,干部下馬”的問題。
                         
                         
                        2 干預的“黑手”披上“隱身衣”
                         
                        工程建設是發展經濟、改善民生、增強國力的全局性、基礎性、戰略性事業。因其事關重大,資金投入力度也很大。這讓很多工程項目成為別有用心者覬覦的重地。
                         
                        巨大的利益誘惑,加之權力監督的缺位,讓一些手握重權的領導干部難以自持。為了降低“風險”,一些官員在干預工程建設項目時,往往藏身幕后,固定安排1至2名至親好友出面,充當牟取利益的“代言人”,以此隱匿違紀違法痕跡。此類現象在各地的巡視反饋報告中也有所反映。早在2013年9月,中央巡視組在對江西省巡視后指出:“一些領導干部和親屬子女插手工程項目反映較多。”
                         
                        從媒體報道的案件來看,“前門當官、后門開店”的情況并非少數。陳明憲不直接收受錢物,而是讓最親近的朋友、親屬等特定關系人從中當“二傳手”,他在“前臺”玩權,特定關系人在“后臺”收錢。廣東省深圳市原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蔣尊玉的妻子,開了一家做工程和投資的“皮包公司”,“幾乎什么項目她都要插手”。
                         
                        還有一些官員精心挑選“合伙人”,構建起人員結構和利益鏈條相對穩定的“朋友圈”,大搞權錢交易。曾任云南省德宏州委常委、瑞麗市委書記的楊躍國,隨意干預和插手建設工程項目承發包、土地使用權出讓等。他直接帶著老板到現場看地,只要老板看中了,就安排市國土局供地。然后,按照開發商和楊躍國談好的條件,設置一些限制性條件來保證老板拿到土地。
                         
                        權力、利益和親情友情相互交織纏繞,讓原本就缺乏監督的權力披上了“隱身衣”,違規干預工程建設的“黑手”在無聲無息中愈加肆意妄為,瘋狂擴張和攫取。
                         
                         
                        3 追根溯源,治本還須靠紀律
                         
                        “條子工程”“人情工程”“關系項目”……領導干部干預工程建設,不僅影響工程建設等經濟活動的正常開展,破壞市場公平競爭秩序,而且損害國家利益和公共利益,破壞黨和政府的公信力,危害甚大。
                         
                        “究其原因,是權力過于集中和缺乏對用權過程的監督。”全國政協委員、天津大學袁希鋼認為,要強化對權力的監督制約,規范權力運行,“必須下狠心、出狠招”。
                         
                        為了實現源頭防范,云南省建立健全了工程建設、土地使用權出讓、礦產資源開發利用等方面項目決策、審批、實施各個環節的監管制度,規范權力運行,扎緊制度籠子。2015年1月,浙江省印發《關于禁止領導干部違反規定插手干預工程建設領域行為若干規定》,明確禁止領導干部違反規定插手干預土地使用權出讓、工程建設、房地產開發與經營活動。北京市懷柔區紀委也制定印發了《關于禁止黨員干部違反規定插手工程建設領域行為的規定》,進一步規范工程建設領域生產經營活動秩序,促進黨員干部廉潔從政。
                         
                        除了出臺讓領導干部干預工程建設“有想法沒辦法”的制度,還需盯住重點項目,實現全過程、動態化、無縫化監督管理,讓腐敗分子的任性用權無從下手、無處遁形。2015年9月,江西省在全省范圍開始了為期半年的專項治理工作,對領導干部違反有關規定以指定、授意、暗示、打招呼、批條子等方式,插手干預政府投資的工程建設項目謀取利益的分階段開展自查自糾和綜合治理。此外,黑龍江省、重慶市等地也對腐敗問題易發多發的干部違規干預工程建設問題開展專項巡視。
                         
                        2016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也對黨員領導干部違反有關規定干預和插手建設工程項目承發包、土地使用權出讓、政府采購、房地產開發與經營、礦產資源開發利用、中介機構服務等活動,做出明確規定。“雖然工程建設領域腐敗發生的環節、條件、情形非常復雜,但根本原因還是一些黨組織的領導虛化弱化,對黨員干部的日常管理缺位。治本還須靠紀律。”浙江省嘉興市南湖區紀委相關負責人表示,黨委、紀委要從嚴管黨治黨,讓黨員干部增強黨紀意識、規矩意識,真正做到“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
                        下一篇:沒有了
                        郑州大学城附近服务,郑州上门茶,郑州好茶 你懂2020